品書小說網 > 大佬嬌妻只想捂好馬甲 > 第1147章 證據確鑿
但是娛樂報道記者卻在這里裝腔作勢了,沒有準備直接的先說出來。
“我可告訴你們幾個,這一次的讓我報出來,你們的獎金如果拿不到手,那就是你們的無能了。”
“這可是歷史性的大招呢,我花了一萬塊才搞定了,如果不是拿出這么多錢的話,對方還不會給我這些證據呢!”
娛樂報的記者得意揚揚,現在眼前坐著的這四五個其他媒體的記者主要是每人意思一點,他這點成本就能夠收回來。
但是最大的寡和最先報道這件事情還在他的手上。
所以他知道自己這一次到底應該做什么。
但是他也不想讓自己的同行什么都沒有得到,畢竟在一群圈里吃飯,肯定是要考慮這些問題。
“行了,我們都說了吧,肯定會感謝你的啦,當然給你的辛苦費也不會少的,畢竟這一次你花錢了嘛。”
“你說吧,到底是什么事情就不要再吊我們的胃口了,因為根本就沒有這個必要,而且我們也覺得現在這一池子的水過于平淡了。”
這些記者前幾天剛剛在霍云城的公司那里吃了一個大瓜。
無論是公司的人的離職和負面新聞不斷,還是說霍云城和舒情全都受了有關部門的約談的時候,他們都沒有看過這些細節。
所以這些報道在網上,可是當時引起了一片的轟動的,雖然后來舒情通過自己的方法處理掉了這個事情。
他們也通過對這個事情的跟蹤及時的做了更新,單并不意味著網絡就平息下去了,也并不意味著他們的心情就給打壓下去了。
他們還是想要通過其他的事情來繼續的追蹤。
這一段時間各個娛樂公司都已經安穩了很多了,就拿那些明星來說,都已經在潔身自好。
而且有很多的明星,干脆趁著這個時間宣布了放假和調整了,這都是在躲避正常的制度的處理,也是在為了在這一段時間不引起任何的麻煩。
這樣的事情已經形成了一股浪潮了。
所以只有個別的沒有任何問題的明星和那些想要讓自己爭搶位置出道的明星,才會在這個時間依然活躍在各個地方。
還有的那些明星提前和各大欄目簽了合約,又沒有辦法拒絕的。
他們這些人還活躍在娛樂圈里面,剩下的事情根本就屬于一潭死水了。
而且這些明星非常的忌憚他們這些娛樂記者。
所以對于他們的采訪或者是對于他們的跟蹤拍攝的事情,內心都有著提防。
明星根本就不會讓他們抓到任何的把柄,也不給他們有太多的機會。
所以最近這一階段的娛樂的新聞已經少了很多了,除了他們還能夠吃一次老本,偶爾的會把霍云城公司的事情和一些其他的娛樂公司的事情拿出來。
重新的再炒一下冷飯,再扒出來一些話題,他們也沒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可做。
但是即使是扒這些冷飯的時候,他們也特別的注意。
因為舒情的公司早就已經有言在先了,任何的一個網站和媒體對他們如果造謠生事或者是過度的解析報道。
他們肯定會拿出自己的手段的,除了是在合作方面或者是其他的手段上的環節之外,一旦涉及到了法律的層面的時候,他們也絕對不會放過這家媒體的。
所以現在這些媒體人報道這些事情的時候,小心翼翼,他們用的詞語也都很隱晦。
他們用的報道的時候的各種證據的來源,其實也都很小心的,除了是他們自己要標明這些事情的解釋之外,他們還要盡量的避免麻煩沾染身上。
所以他們的內心其實最近也憋著一股火的,也是希望你可以來一個翻身仗。
“別著急,你們幾個先吃喝著這個大瓜足以讓你們打一個翻身仗了,就算是咱們哥幾個這個月什么都不錯,就這一票就夠了。”
娛樂報的記者越這么說,越是讓其他的幾個人心癢癢。
但是他們也知道如果催促的太急的話,肯定付出的代價會更高一些。
這就像是雙方的談判一樣,所有的人都知道新聞就擺在那里。
雖然不知道是什么新聞,但是關于誰的新聞他們已經知道了。
所以現在誰能夠沉住的氣越久,很可能就會讓對方造成失誤的判斷,就會以一個正常的價格把新聞拿到手上。
如果他們全部都去了,都已經爭先恐后了的話,很可能這個事情就會達到一個眾人爭搶的效果,到時候他們就會拿出更多的錢才能夠買到更好的線索。
雖然就算是拿出來的前槽也會得到線索,只是得到的是最邊緣的線索而已。
而且很可能都是那種捕風捉影的,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實質證據,他們拿著這樣的東西出去冒險是很不值得的。
如果在之前的話是無所謂的意思,哪怕就算是霍云城的一張照片,或者是其他的一些明星出現在哪個地方的一些照片。
他們都可以編出來天花亂墜的新聞。
但是最近的娛樂圈整頓可不僅僅是針對那些明星的,就連他們這些媒體網站也都是在整頓。
“你就快說說吧,之前舒情流產打胎的事情我不是都和你幾個分享了嗎?現在也該到你回報我們哥幾個了吧。”
都市報的記者說的這話在之前他從護士那里買到了舒情的出診記錄和舒情的化驗報告。
所以現在他覺得自己該有回報的時候了。
而之前的那件事情確實當時很轟動,而且還造成了后面的一系列的事情。
雖然現在他在想起這件事情的時候還膽戰心驚的,沒有想到的是竟然差一點有人因為這個事情去自殺。
但是現在想起來當時的轟動也讓他多了不少的粉絲。
而且讓他們的報紙多了不少的銷量,這都是屬于能夠有一個轟動性的新聞所帶來的影響。
那一次他差一點兒就被追究責任,還好的是他最后躲的比較快。
而且見底很穩的時候,就已經調轉槍口了,成為了替舒情解釋的人,也是成為了替葉希解釋的人,這才讓他躲過了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