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穿書:這個劇情好像有BUG > 第222章 練劍

祝平安欲哭無淚。

打又打不過,逃又逃不掉,他只能在這沸騰的泉水中獨自煎熬。

不過很快祝平安就感受到了武的良苦用心,一股極為舒服感覺不停地鉆入祝平安的體內。

他可以清晰的差距到,自己今天和武交手時所受的傷,在泉水的滋養下,開始一點一點的修復。

并且體內的龍元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增漲,武給他準備的特制靈泉顯然是不簡單。

泡著泡著,祝平安甚至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待到第二天他飄在泉水上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天亮了。

祝平安深吸了一口氣,五指合攏,他可以察覺到,自己的身體已經調整到了一個極佳的狀態!

“醒了?醒了就吃飯吧,吃飽了開始今天的訓練。”

武將一只烤熟的獸腿丟向了祝平安,一陣芬芳的肉香撲鼻而來。

祝平安仔細端詳了一番這條獸腿,隨后忍不住驚呼出聲。

“七級異獸,星月焰硫獸的腿?”

“吃飯就吃飯,別那么多廢話。”武淡淡開口。

祝平安沒有再多說什么,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這可是七級異獸的血肉,營養豐富,蘊含著強大的真元,對于武者來說好處可不少。

尋常人想吃上七級異獸,要付出的價格可是一個天文數字,他認識的人里,也就馬金倫能吃得起七級異獸了。

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一只獸腿就被祝平安吃了個一干二凈,甚至還有些意猶未盡。

這時,武忽然站了起來。

“你真吃啊?”

說罷武就直接朝著祝平安沖了過來,一指點出!

毫無防備的祝平安直接被點得飛了出去,好在武依舊將境界壓制住三階初期,所以祝平安挨了這一指僅僅只是有些氣血翻涌,并沒有失去戰斗力。

他明白,武這是在催他開始訓練了。

祝平安沒有多說什么,拔出劍就沖了上去,和武大戰在一起。

修煉無歲月。

祝平安也不知道已經過了多久,這段時間里,他每天都不知疲倦的和武對轟著,吃飯就吃武獵殺來的異獸,一到晚上就被武按進沸騰的易筋靈泉里頭。

雖然還是沒能擊敗同境界的武,但是祝平安已經能徹底將仙魔劍訣融為一體了!

唰!

一劍斬出,只見金色的劍光和黑色的劍光融為一體,朝著武斬去。

武抬手一指,龐大的真元化為一道無形的墻壁,將劍光紛紛擋下,可仙魔劍訣的劍光還是很快就突破了無形之墻的防御,繼續朝著武斬去。

“來得好!”

武抬手一掌拍出,這才將所有劍光盡數擋下。

“你在劍道上的天賦,確實很高,我本以為,你還需要更多的時間才能完全融合那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沒想到你比我預估的要快很多。”武點頭夸贊道。

“將仙訣和魔決融合其實不算特別難,畢竟這好歹也算是同一門武技,但要說把仙魔劍訣和殺字劍訣融合,我就真的沒有任何頭緒了。”祝平安苦笑道。

“先不說武技的事,我這段時間還發現了另一個問題。”武沉聲道,“你那把短劍,從品質上絲毫不弱于你的長劍,你為何只是將其當成偷襲的暗器用?”

“你說它?”祝平安摸出了短劍十五,有些疑惑的撓了撓頭,“我正常對敵也用不上他啊。”

武輕聲笑了笑,隨后沉聲問道。

“你聽說過,子母劍嗎?亦或者說參差劍?”

祝平安搖了搖頭。

“似真似假、參差不齊,參差劍最大一個妙處就是在打斗中可以左右手劍互換來迷惑對方,當然,這就要求左右手都運用熟練。”

“接下來的時間里,我要求你以左手持初一與我對戰!”

“等你的左手能將劍使得和右手一樣,或許你就知道自己的路該怎么走了。”

聽著武的話,祝平安瞬間成了苦瓜臉,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祝平安開始練起了左手劍法,由于左手使起來十分不習慣,他有好幾次都差點把自己腦袋給剁了下來。

好在武出手及時,這才讓祝平安免于人首分離,但還是把祝平安的一塊頭發給削了下來,祝平安索性給自己剃了個光頭專心練習起來。

而祝平安也沒有讓武失望,又過了一段時日后,祝平安已經可以用左手施展仙魔劍訣和殺字劍訣,左手的初一劍在他手里就像是他身體的一部分延伸一樣,如臂指使。

而祝平安也終于明白,為什么武要讓自己練習左手劍法了。

這樣一來,先是短劍十五有了用武之地,其次就是,他可以同時施展仙魔劍訣和殺字劍訣!

若是手里只有一把劍,那他所能施展的劍訣就只有一種,可若是他左右手都擅長使劍,那兩種劍訣,他便能同時施展!

這何嘗不是另一種意義上的融合呢?

祝平安已經數不清自己到底在這個山洞里頭呆了多久了,他只知道,這段時間他過得極其充實。

在武毫無保留的指導下,他對于劍的感悟越來越深,實戰經驗也越來越豐富。

而他的境界,也在不自覺間突破到了三階巔峰!

這全都要得益于武獵殺來的那些異獸還有每天晚上讓他泡的靈泉。

這天一早,祝平安睜開了眼睛,緩緩起身朝著武走了過去,短劍十五和長劍初一同時出現在手中。

武似有所感,抬起頭看向了祝平安。

“武,是時候了,這一次,我會贏的。”

武淡淡一笑,緩緩站起身伸了個懶腰。

“是嗎?我其實也挺希望你早點打敗我,這樣我就可以不用每天給你當陪練了,可惜啊,我實力太強了。”

“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你這人挺臭屁的?”祝平安笑著問道。

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已經和武混得熟絡了起來,這家伙雖然實力恐怖,但絲毫沒有那些強者的架子,祝平安開他玩笑他也不會生氣。

“他們不敢,敢當我面說我壞話的,就你一個。”武說道。

隨后兩人都沒有再開口。

下一秒,一抹凌厲到極致的劍光在昏暗的山洞里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