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小說網 > 程天源薛凌 > 第2649章 必須教
王瀟瀟聽得有些心酸,哽咽問:“你怎么突然想那么遠?”

“有感而發。”薛揚嘆氣低聲:“陳伯之前來馨園那會兒,他還康健得很,能跑能動,我就沒多想。覺得吧,兒女哪怕不孝順,他照樣也能過得好。直到今天看到老人家一動不動躺在病床上,想兒女們卻又不敢說出口,不好意思麻煩其他人,卻又不得不依賴我和虎子,那么無奈又那么客氣,看著太讓人心疼。”

王瀟瀟掀開被子,拉他坐過來。

“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一定盡力教幾個孩子多體諒長輩,多孝順長輩。”

薛揚輕輕點頭:“對,這才是最重要的。學習固然重要,但遠遠沒有做人重要。孩子得先學會做人,再去學習知識。在我看來,一個人可以沒錢,但不能沒品德。我讀書那會兒,成績也是很普通,但我爸媽該教我的道理一點兒也沒落下。我讀書不行,他們也沒焦慮,沒逼我學習,但該讓我學的,一點兒也沒落下。老婆,我能有今天的成就,全賴父母教得好。”

“嗯。”王瀟瀟低聲:“我知道的。”

薛揚嗤笑:“陳伯為了家庭艱苦奮斗一生,老了還得賺錢養自己,身邊大多數財富都給了兒女。可兒子們絲毫不感恩,只會一味兒怪老父親偏心。殊不知沒有老父親,哪來的他們!沒有陳伯,哪來他們的鴨場和山莊!他們絲毫沒看到老人家的付出,就因為老人分家的時候沒讓他們滿意,就以此為借口冷暴力老人家!這樣的人極度自私,心里只有自己的利益,毫無親情可言!哪怕一時半會兒很成功,賺得多收入也多,將來也必定失去一切財富!人的性格決定人的命運!極度自私的人,心眼和格局非常非常小,注定成不了氣候!”

“嗯嗯。”王瀟瀟低聲:“媽以前也常常這么說。”

“對。”薛揚解釋:“媽經歷的事情多,攢起來的人生經驗比我們多了去了。她看過很多的人和事,知曉一個三觀不正的人沒法把路走好,也最終會無路可走。”

說到此處,他將王瀟瀟抱入懷里。

“老婆,咱們既然生了孩子,就該把孩子教養好,因為這是我們為人父為人母的責任。生養只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教育。”

“知道了。”王瀟瀟回抱他的腰,溫聲:“咱們一起好好教。”

小兩口又聊了好一會兒,才躺下歇息。

隔天一早,林清之的助手開車來接王瀟瀟和幾個孩子。

王瀟瀟把加班的保姆也帶上,滿滿坐了一車人,浩浩蕩蕩往溫泉館出發。

薛揚提醒:“小雙!你是大姐姐!要記住幫媽媽看好弟弟妹妹們!別讓媽媽太辛苦,知道不?”

薛雙乖巧點頭。

薛揚一邊揉小腦袋,一邊叮囑:“別讓媽媽太累,要聽媽媽的話哦!”

幾個孩子都笑嘻嘻答好。

小小虎已經有大哥哥的風范,拍了拍肉呼呼的胸膛。

“揚伯請放心,我是哥哥,我一定照顧好弟弟。”

薛揚親了親他的頭發,贊道:“太棒了!那迷你虎就拜托你咯!”

迷你虎立刻舉起小手手,激動喊:“我自己都很乖!我最乖啦!”

薛揚哈哈笑了,揉了揉他的小蘑菇頭。

“行,要記得乖乖的。”

接著,他再次大聲叮囑:“記住,出門在外要跟好媽媽身邊,聽她的話!”

眾孩子齊聲答好。

薛揚目送他們離去,才匆匆去大廚房打包早飯。

幾分鐘后,他開車往醫院去了。

小虎子仍在病床前陪著,歪在長凳上打瞌睡。

薛揚狐疑問:“你那表妹不是來了嗎?”

“來了,去檢測核酸了。”小虎子答:“幾個小時加急才能出來。”

薛揚點點頭,端出打包盒給他,隨后捧了白粥去喂陳民。

陳民頗不好意思,尷尬笑了笑。

“……太麻煩你們了。”

薛揚搖頭:“叔,您別總這么說。您是我爸媽的朋友,是我們的長輩。”

盡管他這么說,陳民仍是一個勁兒答謝。

薛揚怕他太尷尬,只好聊起其他話題。

陳民平時忙工作,并沒什么特別喜好或愛好,最喜歡的無非是買彩票。

薛揚順著他的話提了提,老人家就一個勁兒說起來,眼里盡是興奮的光芒。

小虎子忍不住感慨:“喲!想不到叔還是專業人士啊!私下做了那么多的研究!”

“害!”陳民笑道:“算啥研究!不算不算,只是有興趣琢磨幾下,算不得好經驗。很多時候還是憑感覺在買,不敢多買,當是興趣愛好唄,不然閑著也閑著。”

薛揚好奇問:“叔,您買很多年了吧?”

“好些了。”陳民突然想起什么,哈哈笑道:“其實,我搞彩票得虧是你爸媽提醒來著,不然我還嫌棄那玩意得很。”

薛揚來了興趣,問:“不可能吧?我爸媽一向不喜歡這類型的東西呀!”

“真的。”陳民解釋:“我四十多歲那會兒經濟挺穩定的,每天都很有空,閑下來后整天無所事事,腦袋也空空的。那會兒虎哥的身體開始出現毛病,三高也很嚴重。你爸媽就警告我說,讓我找點兒事干,多去運動多去找事情動動腦筋,不然身體遲早會出事。我覺得他們說得有道理,所以就開始琢磨找些事情動動腦筋。可我啥都不懂,后來見身邊的朋友買這個,我就跟著去買,一期大概幾塊錢。每天看各種圖紙,跟他們討論來去,腦袋才不至于每天都渾渾噩噩的。”

“幾塊錢?”小虎子憋笑:“是不是前幾年都是幾塊錢?”

陳民答:“基本都是十塊,五塊也有。后來生意落敗,我就停了好一陣子。直到后來鴨場開始經營,晚上偶爾睡不著,我就又開始琢磨起來。那會兒身邊開始有錢,就二十或三十。”

“那現在呢?”小虎子問:“已經開始一百兩百了?”

陳民訕訕低笑:“沒怎么虧了,就敢弄多一丟丟。我……剛開始幾乎每次都輸光。哪怕只有幾塊,我也會心疼……畢竟是血汗錢。”

“為了健康花錢,不算輸錢。”薛揚笑道。
,content_num